實驗毒藥用白老鼠

半夜活動,沒事別亂戳,吱吱,PIXIV的id=133613

2016-06-26

札莉雅D.Va

2016-06-24

法拉慈悲

全文链接 1热度

2016-05-20

畫的圖太多隨便抓幾張更一更當自己還有在用這個

2016-04-20

[艦これ] 反正都做過了 (長門鳳翔)

聽說新來的海外艦--愛荷華型一號艦,那個叫做愛荷華的艦娘讓長門非常的頭痛。

長門雖然沒解釋原因,但每個認識長門的戰艦卻都已經知道這是為什麼了,因為依照長門那種所皆知的性格,八成又是關於戰艦的性能問題吧?在這種世界各國聯合對抗深海棲艦的時代裡面雖然並不存在國籍以及人種的問題,可是只要扯到身為戰艦的性能=尊嚴,長門絕對是第一個先發作的。

「並不是!我不是因為她的艦砲比我的性能還好或是因為她很自傲又總是挺著大胸部說話才對她有意見,而是‧‧‧」

好啦~好啦~我們都知道不是‧‧‧雖然每個人都是這麼回應她的,不過身為長門行二號艦的妹妹陸奧,並沒有這樣敷延她,反而認真回應長門的那個「而是」。

「是因為鳳翔?」

聽到這...

2016-04-18

[SW] 貝林的香菸(沒人要中隊)

她第一次抽煙是在原部隊、曾經共同競爭的好友因為她而戰死的那天。

基地外下著大雨,她卻獨自坐在大門外的屋簷下,就算雨水潑到她臉上也豪不在意,因為她認為自己沒有臉進去與同伴共同分享悲傷,了解她性格的隊長便來到她身旁向她遞出香菸。

那是來自利比里昂的補給品,有著綠色外殼以及紅色的圓形標誌,原本的她是不削使用來自利比里昂的東西的。(注:美/國/獨/立。貝林是不列顛尼亞(英/國)人。)

可是那時的她只是默默的點著香菸。就這樣一抽成了習慣,過了好多年。

索穆斯獨立義勇飛行中隊是由世界各地集結而來的、實力高超的魔女所組成,不過這只是表面話,基本上從各地送來的魔女除了她跟現役隊長之外幾乎都跟新兵沒兩樣,還有一名剛從士...

2016-04-18

[艦これ] 那到底該做什麼呢? (長門鳳翔)

如果要用漂亮的詞語來婉轉的表達,鳳翔寧願單純直接的說明自己跟長門的關係,沒什麼原因,只因為再多的修飾都改變不了現實,就是--上輩子欠了對方債的、欠了對方債的‧‧‧酒客。

鳳翔照顧過不少次酒醉的人,畢竟輕空母之中的酒豪還不算少,但說是酒豪,可不代表那些孩子們不會醉,比如成天拎著酒瓶喝個不停的隼鷹,她就常常喝醉,應該說也幾乎都沒看她清醒過,而每次她醉到深處了之後就會開始跳起奇怪的舞,然後大笑著脫起衣服來,關於這點隼鷹的酒友千歲也是差不多的,只是表現得稍微含蓄一些,只會用著五音不全的歌喉來唱著不知曲名的歌,然後把身上的衣服四處亂扔,每次都要麻煩自己的妹妹將她的衣服收拾好,連著人一起帶回去。

而鳳翔就覺得...

2016-04-18

[艦これ] 到底該怎麼做呢?(長門鳳翔)

長門第一次跟鳳翔親吻是在某天下午跟鳳翔一起收衣服的時候。

那時鳳翔抱著一疊從衣架上收下來摺好的衣服正要彎腰放入收衣籃中時,站在她面前的長門也同時蹲低了身子,她原本只是打算接下鳳翔手上捧著的衣物,結果沒想到卻跟鳳翔對上了眼,還有--

總之,對鳳翔來說那次的接觸純屬意外,但是對長門來說卻是個驚喜。

「原來親嘴還蠻舒服的...」

當下的長門還有餘力說出這句話,鳳翔卻完全呆愣住了,手上原本收拾好的衣服也掉到了地上,看著這樣的鳳翔的長門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忘了什麼,刷的一下子臉就紅了一大片,也多虧她這遲鈍的反應,讓本來沒法反應的鳳翔也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臉上的紅潮還來不及退,鳳翔趕緊撿起掉到地上的衣服一邊笑著說...

2016-04-18

[艦これ]從沒發生過的事(翔鶴=>鳳翔)

翔鶴知道鳳翔跟長門在交往的事情時已經是她倆交往後過了好幾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翔鶴哭了。 

這一切完全無法控制,但在她面前的鳳翔卻很冷靜。

為何眼前的翔鶴正在哭泣而自己還能這麼鎮定呢?鳳翔輕輕的閉上雙眼,細細的聽著翔鶴的抽泣聲,方才的滂沱大雨,如今的細雨濛濛,那被情緒矇住的又是什麼樣的感情呢?

「鳳翔,我喜歡妳...」

她不是現在才知道翔鶴喜歡自己,她只是不知道這份喜歡的重量有多重,所以一直到翔鶴對自己坦白之後才明白原來翔鶴一直以來都是把自己當做特別的對象在對待。

對鳳翔來說自己會被翔鶴喜歡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她所知的翔鶴是個溫柔又體貼的孩子,這樣的翔鶴會對自己好才是理所當然的事。

鳳翔不希望這是屬...

2016-04-18

[艦これ] 看著前方卻想著後方(陸奧瑞鶴)

1.


陸奧在這個鎮守府內算是年紀比較輕的大型艦艦娘,雖然外表有著成年女性的模樣也比輕巡以下的艦娘來的熟悉人情世故,不過跟過去的「陸奧」相比還是太過「年輕」了,對於長期與她相處的長門來說是如此,在鳳翔過去的記憶中也是,那時的「陸奧」在她們記憶中的性格跟現在的陸奧有段不小的差距,比如說現在的她過於率直,性情也較為活潑,對於許多事情比起過往來的更加主動--尤其對於自身的感情這件事也是,現在的她不如過往那樣冷靜、淡漠,反而相當積極,這些地方都讓曾經與她有過一定程度的交情的艦娘感到違和。

整體來說,大概就如鳳翔所說的那樣--她是陸奧,也不是陸奧吧。

「我們雖然擁有同樣的靈魂卻有別以往的擁有了人類的身軀...

2016-04-18

[艦これ] 說到自尊這種東西‧後日談(長門鳳翔)

鳳翔看著好不容易的買了部便宜的國產二手車的長門,差點在第一次練習開車時把提督停在空地上的車撞爛。

她今天才知道原來長門不會開車,雖然不是第一天知道她沒有買車,不過卻不知道她不會開車,這讓鳳翔有點意外。

「我還是先來示範一下吧。」

雖然說坐在副駕駛座指導的武藏說要示範。

「平常出門兜風都是大和開車的,我常常看她開車,所以我也會開車,這種事情我也能做到的。」

可是她也失敗了,還差點把車子開進海裡面。

一直在一旁觀看的鳳翔有些無奈又有點想笑,可是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要生氣比較好?

最後這場糟糕的試駕練習就在鳳翔的勸阻下停止了。

「武藏這傢伙靠不住啊。」
「呵呵...」

聽著長門抱怨,鳳翔只是在一旁陪笑,不多說些什麼。

為了...

© 實驗毒藥用白老鼠 | Powered by LOFTER